用户名: 密码: 注册 找回密码
我要找: 有无照片: 不限 年龄: 编号:

如果爱情注定是等待

  苏白和林风同在一家分公司工作,林风是总部派来的技术监督,为人正直,做事严谨。苏白是财务室的文员,平日里他们几乎是不搭界的。那天因为急等着一份材料,苏白去了技术部,恰好遇见林风在给专管资料的米娜说事,看见苏白来了,米娜示意着笑了笑,然后望着林风说:“小苏,来认识下,这是咱们728工程的技术监督林总,可是总部难得的才子啊……”苏白露出一贯的腼腆,微微地点下头“你好,林总。”林风朝苏白点点头,接着又对米娜关照了几句,便转身走了。   就这样苏白和林风有了一面之交,确切的说是第一次面对面的打招呼。   再次遇见林风,是在总部的迎新晚会上。   那天苏白代表分公司参加演出,一曲古筝独奏《云水禅心》,惹得台下掌声雷动。而林风作为分公司领队,不仅仅因苏白的独奏获得了晚会的特等奖,为分公司赢得了荣誉,更因着苏白有这样独特的技艺而欣喜。   三天假日之后,年底的收尾工作让苏白忙的不可开交。   这天,完成了部门年度数据汇总,打开邮箱准备发送时,却看见邮箱里静静的躺着一封贺卡,点开,欣赏,竟是林风发来的。   “一片绿叶,饱含着它对根的情谊;一句贺词,浓缩了我对你的祝愿。又是一个美好的开始,新年岁首,祝美丽和快乐永远伴随着你!”温馨的画面,徐徐浮现的字幕盈满眼帘,苏白不觉得笑了起来。   信手回复了一句:“谢谢你,林总!新年快乐!事事如愿!”   处理完手头的杂事,离下班时间还有一会,苏白登陆QQ,寥寥无几的好友头像一律灰暗着,无奈的摇摇头,看来大家伙都在忙碌呢。犹豫了片刻,索性再次打开邮箱,点开林风的贺卡欣赏起来。想到第一次遇见时,那满脸严肃的林总;想着新年晚宴中,那侃侃而谈的林风……瞬呼,一抹柔软由心底升腾,如四月的微风,暖暖的,轻轻的却又叫人莫名的躁动。   日子如流水般轻轻滑过,一切似乎没有改变,一切又似乎是那么的顺理成章。   苏白和林风虽然是在一座大楼里办公,可照面的机会少儿又少。林风会隔三岔五的发邮件给苏白,即便只是简单的问候,苏白也格外的喜欢。于苏白来说,每天登录邮箱阅读林风的邮件已经成了习惯。   说不出什么原因,苏白从来不会主动发邮件问候林风,若有林风的新邮件,苏白会第一时间回复。就这样,苏白和林风以邮件的方式相伴着,偶尔也会有电话联系,随着彼此间的熟悉,他们的邮件传递越来越频繁,问候的内容如同叙家常一般杂七杂八的越来越长。   林风不愧是个才子,心思慎密,骨子里还有着些许浪漫,别看他人前不善笑颜,可面对苏白却是细腻有加,浓情蜜意。   他会在不经意中冒出一句:“丫头,我喜欢你。”他能在大街上冒然地牵起苏白的手,然后歪着脑袋坏坏的笑着告白:“丫头,感谢上天让我们相识……”两个人的时候,林风会捧起苏白那张素净的脸,轻轻地唤着“小白,我的小白”……   日久天长,苏白也习惯了林风的一切。陶醉在林风无意间流露出的那抹温情中,苏白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子了。其实,人生最大的幸福,也不过如此——那就是发现自己爱的人正好也深爱着自己。   季节转换,已至深秋,苏白和林风的爱,如同这节气一般,愈发的深厚浓烈了。白天彼此忙碌难以见面。每每下班之前,苏白都会给林风发消息问候一下,如果林风没有应酬,他们就会相约着共度二人世界。   林风一个人居住在公司专门配置的公寓里,小区环境优雅,两室一厅的套房因为有了苏白,显得温馨舒适,充满生气。有时候苏白会去超市买上一些食物,为林风做饭,甚至帮着整理房间,清洗衣服,过起了居家生活。唯有一点苏白把握的很好,那就是无论林风怎样的挽留,怎样的抱怨,苏白从不在那里留宿。不是苏白不够爱林风,而是苏白处事严谨,加之心底始终有一个结:那就是林风的职位决定了他不会久留在分公司,更不会永久的呆在这个苏白习惯和眷恋的城市。   真情,不能长久,那是怎样的无奈?真爱,不能圆满,那是怎样的心痛?   苏白本就是一个孤僻的女子,曾经,因为一场没有结果的爱恋,变得忧郁沉闷,以至于很久不敢轻易说“爱”,更不敢轻易相信“爱”了。只是遇见了林风,面对林风的温存,苏白终于明白:爱是一种灵犀,更是一种相互的给予。   时间过得真快,眼看着728工程的收尾工作有条不紊的继续着,苏白的心里越发的惶惶不能安宁;面对林风,苏白从不主动询问有关公司的里事情,即便林风主动提及,苏白也只是淡淡的回应。苏白知道,工程交付之后,林风很可能再次回到总部或者派往异地别的分公司。   又是一个周末,林风打电话来约苏白在新地茶楼见面。苏白犹豫着:新地茶楼可是林风和苏白第一次约会的场所,今天怎么了,有什么事情需要这样正式?苏白一贯不喜欢多问,梳理整齐就出门了……   刚坐下,林风的手机响了,苏白笑了笑,把目光停留在林风面前的那一杯清茶中。碧绿的叶片在杯中缓缓地舒展着,淡淡的馨香在鼻翼间飘飞着,伴着林风溢满磁性的音质,苏白的嘴角微微仰起,温柔地望着林风。   放下电话,林风露出一贯的温和:“有什么开心事?说来我听听。”苏白眯缝着眼睛摇摇头说:“没有什么。”“一定有!说出来吧,让我也乐一乐。”苏白只是笑,不说话。   安静了片刻,林风似乎是猛然间想起一般,一副郑重的看着苏白:“丫头,我不在的日子你要好好的,知道吗?”苏白愣了愣神,一抹微痛由心底溢出,没有说话,只是望着林风,用一种期待的眼神示意着林风,林风轻轻握着苏白的手,顿了顿说:“小白,这边的728工程已经竣工,过两天我要去N市的七分公司那边办公了……”   “为什么?真的要去吗?”   “很早之前就对你说过的,那边的滨湖工程已经谈妥了,那是决定总公司晋级的一项大工程,一切准备工作要尽快完善的……”   “说不出的感觉,真心希望你能留下。”   “小白,我已经延缓到现在了,那边有很多事情要处理的。”   “恩。明白的,无论如何,希望你不要辛苦。”   “小白,别担心,好好的做,我和学军招呼过了,有事他会给你帮忙的。”   看着林风略显疲惫的容颜,苏白抿住嘴唇强忍着不让眼泪流下,故作轻松地点点头。“苏白,你要记住:我爱你!滨湖工程完工,我们就结婚,好吗?”   ……   正说着,林风的手机又一次响起,苏白默默的看着林风接听电话,是办公室打来的,说是临时有事要他回去处理一下。林风有些为难的看着苏白说:“真是没办法,这样,我先把你送回家然后再折回办公室?”苏白摇摇头说:“没事,我再坐一会,你放心去吧。”   林风是了解苏白的。起身又一次关照着:“千万别乱跑,知道吗?”苏白故作顽皮地对林风摆摆手说:“快走吧,我又不是孩子。”因为时间紧,林风只好先行一步。   透过玻璃,眼睁睁地看着林风走进那辆黑色帕萨特,望着那黑色的身影消失在长长的车海里,怅然的心绪喷薄而出……   爱情是不是真的要过尽千帆?是不是真的要千回百转?苏白不得而知。   后记:林风走的那天,苏白是去了车站的。   潮涌的人群中,苏白远远地目送着林风上车,直到火车飞驰而去才离开。苏白不愿在那一刻面对林风,确切地说苏白害怕离别的场景,无论是暂时还是永久,更何况林风这次重任在身。   如果爱情注定是等待,那么,因为真爱着;因为无可救药;因为中毒已深;苏白知道自己会等待的,不论时间多久,不管结局如何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