用户名: 密码: 注册 找回密码
我要找: 有无照片: 不限 年龄: 编号:

冰晶恋人

冰晶恋人
小巷的每个人,都匆匆的来去。圣诞之夜已经降临,大餐的浓香溢出了每家的厨房,在空气中游荡,透过商店的橱窗,满身累赘的圣诞树被五彩斑斓的礼盒拥着,闪着华美的光亮。这天的气温是零下29度。
  时间一点一滴的流过,街上的那些急急回家的人影渐渐被一对一对的背影代替。情侣们都收到了彼此的圣诞礼物了。所以她们才越加亲热,越加甜蜜地享受着在冰冷的天气里看街景的温存。浪漫的浓烈的空气升上了天,化作了一朵一朵硕大的雪花,它们转着圈,堆积在了街上,于是那一对一对的也不见了踪影。这是午夜了。
  她独自在无人的小巷里游荡,穿梭的风掠过她苍白的脸。冰晶斜飞,折磨她的皮肤。
  隔着一层袜子,她的脚差不多麻木了,噢,出来时忘了穿鞋了……噢,大衣也忘穿了,真糟糕,她兀自思考着,瑟缩在衬衣袖子里的双手神经质地往身上搓,却触痛了痛处,大概又开始出血了,哎,这伤口……她轻叹。步子却仍缓缓的向前移,漆黑的巷子深不见头,地上开始积雪,下水道滴嗒的声音似乎听不见了,也许冻住了。
  就在一年前,整整一年前,同样寒冷的一圣诞节,同样一个深夜。她的思绪开始回望。
  他跪在她的面前,掏出一只廉价的但很漂亮的戒指向她求婚,那是世界上最美丽的一刻,她觉得不明确又危险的爱情有了一个结果,虽然他不富有,但他已经付出了所有的一切。
  虽然,她对自己的职业感到十分惭愧而自卑,但他的肯定使她决定重新开始,她鼓足勇气走出那个污浊的地方重找一个工作,过正常人的生活……
  她感到走不动了,于是靠着巷尾的垃圾桶坐了下来,这里比较挡风。突然一声嘶叫,一只黑色的野猫从垃圾箱里窜了出来,窜进另一条小巷,不见了踪影。她原以为自己应该吓一跳,可竟没有,她苦笑了一下,为什么会吓,没什么可怕的了,已经没有了。结婚刚两个月,她才知道他原是个富家子,为了和家人赌气才取了她这样一个风尘女子,而他的家人确真的为这个与他断了关系。他一夜之间一无所有了。并且他从此堕落,也没了工作。她走投无路为了维系才温暖了她两个月的爱和家庭。不得不重操旧业,因为她没上过几天学,除了这个,没别的能赚钱了……
  雪积累在她一动不动的身上头上,伤口仍在流血,止不住,血被衬衫吸干了,凝成硬块,刚才出的汗已经在头发里结成了冰,她快睡去了,身上的关节都僵了,没法动,她裂开嘴想笑,可泪却从眼里溢出,滚烫,可是流到下巴时,已经变成了冰凉的冰晶。雪越下越大,温存的恋人们一定同游天堂了,可有些人,比如她,也许不是有些人,是只有她一个正在这冰雪的覆盖下,回忆着往事。
  她不愿相信已失去他的爱,但事实上使他开始嘲笑她,讽刺她的工作,还揭她幼年时所受种种变态虐待的伤疤。她心痛的只是当他喝醉了,心里不痛快想找发泄,但是她并不知道自己已走上了极端,而正站在悬崖边上。她可以闭起眼睛忍受别人的戏弄,但却已被来自他的打击逼疯。然后他开始吸毒……她幻想着烧鹅,圣诞树。长袜子筒里装满惊喜,她觉得自己像那个买火柴的小女孩,但她连取暖的火柴都没有,她没法从它里面得到温暖,也没有慈祥的祖母可以怀念。她望着纯洁得冰雪,唤起对天堂的憧憬,那些冰晶从那里而来,而最终会回去的。
  思维已经断断续续,一个片断一个片断地闪烁着。她耳边回旋着他最后的几句话;一会儿,又在眼前出现他狰狞变形的面孔,他颤抖着喘息着犯毒瘾的模样……直到一把尖刀刺穿了她的腹腔。她的心在那时已经死去了,她激动的情绪一下子平静了下来。木然拔出刀,任血一直流。
  小巷被封锁了。警车停在口头。“是她吗?刀上的指纹?没错,可是她已经冻死了。我猜她有点精神分裂,那个男人身上至少有几十个洞……也许是……哎,太可怕了。”恋人们在前夜留下了甜美的昵喃;铲雪车清除了街上的积雪;清洁工打扫了垃圾箱。冰晶也许就在天堂里被酝酿着,准备在未来的一夜再次降临人间。

本站文章来自互联网

上一篇: 风儿的曾经

下一篇: 只有那么一点点想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