用户名: 密码: 注册 找回密码
我要找: 有无照片: 不限 年龄: 编号:

那年斋月听说爱情回来过

那年斋月听说爱情回来过

认识磊子,是因为阿珠的缘故。阿珠对磊子是全心全意地爱,但总会使点女孩子的小脾气,有时莫名地哭泣,有时毫无缘故地吵闹,甚至有时会悄然地消失,总会把磊子在不经意间手无举措。一次在他们的吵闹后,磊子找到了我。
初见磊子,真不相信他竟是我们学校的学生,留着长长的燕尾头,扎起来比我的头发还长,穿着极不讲究,所有的衣服在他身上都显得极不情愿,我也想象不出就是这么一个人怎样让阿珠爱得死去活来。那天我们在清真饭店聊了很久,最后他终于答应我去找阿珠道歉,临走,他对我说:“你是个很特别的女孩子,认识你真高兴!”从那时起,每当磊子和阿珠吵架,他都会来找我谈心,我们聊得很开心,而且每次和我聊完后他都会去找阿珠和好。
斋月到了,我坚持封斋,磊子听说后马上找到我,问我有关回族的斋月的常识,我说完后他好像并不理解,他对我一整天的不吃不喝感到非常好奇,好久好久,他突然问了我一句:“是什么力量让你能坚持一个月的时间白天不吃不喝?有人监视你吗?”我笑了笑,“对一个回族人来说,最大的力量就是来自内心的那份信念。”磊子还是一脸的茫然:“你真的是一个很特别的女孩子!”
斋月里的日子,我过得很平静,大学里的学子们已没有太多的单纯,平日里很难得有这种平静的生活,凌晨的夜空是那么美妙,我总喜欢吃完早饭时站在阳台上观望星星,然后等待东方发白。白天的我在校园里看书,晚上到清真寺开斋,整个心灵都感觉在提炼,远离了学子的浮躁,却多了一份别人无法感受的平静。我不知道这是否是磊子所说的那种特别,说到磊子,我对他又多了一份了解,看似玩世不恭的他,却有着一份童心,一份热情。学校里无论谁有什么事,他都会很热心地去帮助,有时为了帮助别人,往往把阿珠的事一拖再拖,这也是他们经常吵架的原因之一。
那年的盖德尔夜和基督教的圣诞节重合,城市里在吸取外来文化时总是吸取发达国家的洋节日,对于我们的盖德尔夜则很少有人知晓。那天从清真寺礼拜后在走向站台时,隐隐约约看见站台一个好熟悉的身影,啊!是磊子。
“阿珠呢?你们又吵架了?”
“你带头巾的样子很好看。很纯洁。”磊子有点答非所问地说。
“我问你阿珠呢,你们是不是一起来接我的?”
“不要提阿珠好吧?陪我过圣诞节,我今天很闷。”
显然,磊子一定和阿珠吵架了。“好吧,你知道吗?今天也是我们的节日,我们一起庆贺一下吧。”
那个晚上,我看着磊子在广场上放声高唱,看磊子领着一群小孩子在喷泉边奔跑,看着磊子满脸幼稚地拿着两个气球跑到我面前送给我,那天我们没讲阿珠┅ ┅
第二天,阿珠告诉我,他们分手了,是真的。我有点吃惊,告诉阿珠不要耍小孩子脾气,过几天磊子会来求和的,阿珠说,“昨晚磊子在半夜里给我打电话,谈了两个小时,用了两个电话卡,把所有的话都讲明了,我们是一点希望都没有了。其实我对这份感情也挺累的。我也想轻松一下。”
磊子真的没再来找阿珠,他们真的分手了。没有了阿珠,磊子也没再来找过我。我除了在每次和阿珠聊天时还会想起磊子外,几乎也把他忘记了。毕业时好像听人说磊子去了西北,那是回族人比较聚居的地方。而我却留在了南方,一个回族人极其稀少的小城。
“喂••••••••‥‥‥”手机响了,一个很熟悉的声音。
“喂,请问哪位?”
“听不出来了吧,我是磊子,又是一个斋月了,你一定又在封斋了吧。”
“磊子?你现在在什么地方?你怎么知道我的手机号码的?你现在结婚了吗?”
“我在西安,现在还是光棍,我把爱情丢了。” 磊子总是会讲一些不着边际的话。
“把爱情丢了,那你可以去找啊?你要不要阿珠的电话号码?”
“不用了,谢谢你。我的爱情曾经回来过,那是在去的斋月••••••••‥‥‥”
挂断了磊子的电话,我看了看表,凌晨四点,我该起来吃饭

本站文章来自互联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