用户名: 密码: 注册 找回密码
我要找: 有无照片: 不限 年龄: 编号:

爱,如果重新开始

我望着那红绿灯好久,才出声了:“因为她说,我爱的是另外一个人!”

  在机场候机大厅见到茹时,她正在对着一部笔记本电脑操作,我才想起,原来我的记忆里有过这样一个重要的人。茹见到我,有种掩饰不住的惊讶,她立即把电脑关掉,跟我握手,说见到老朋友真好。不过我觉得,茹的笑容并不能掩饰她的憔悴,就像她的倦怠同样也没有盖住她原来的神采,所以她依然给我一种心动的感觉。茹解释说,她这副样子,完全是因为长期坐飞机造成的,飞机里的空气十分干燥,她无法做正常的护肤,经常忙得只能在睡觉前敷几片柠檬就算了。

  和茹有过一段亲密往事,我还曾经有过向她求婚的念头。也许那时我们还年轻,当时她二十五,我也只有二十八。不过终究要分开,就像俗语说的:人生不如意十有八九。那是四年前的事了,后来她跟了一个时装公司的经理,而我在一年后就结婚了。现在我见到茹,显然是一个成功的白领丽人,一副踌躇满志的样子,是个自信的女人。但我欣赏的,却是她散发出的成熟的女人味,这令我不禁暗里叹了一口气。不知道她这几年是怎么过的,难道我真的错过了什么。

  我们谈起了现状,得知她仍在做时装,不过经常到外省的专卖场去巡视。她的确忙,半个小时内,她的手机响了好几次,说的都是什么新品、换季折扣之类的。茹笑着说:“这就是我的工作,虽然忙碌,但让我有一种自豪感!”

  这一点我并不怀疑,因为她向来是个自信的女人。但我觉得不可思议的是,她真的以这样的生活而自豪,什么时候开始,她的世界里,除工作外其它都不再重要了。以前她曾经说:事业和爱情兼得是最好的,但如果只能选择一样,我会为爱情放弃事业。看来她的变化真的不小,我不由地盯着她看,想知道还有什么不同。

  大概我的注视令茹有点不自在,她笑着问:“干嘛这么望着我,难道不认识我了?”

  “是的,不认识了!”我说,“你明明是个有魅力的女人,你明明把爱情看得比工作重要,你怎么喜欢这样的生活?我认为,八个小时的工作后,你应该换上性感的晚装,在烛光下端着一杯红酒,享受爱的氛围,而不是躺在陌生的城市,对着窗外的霓虹发楞!”

  “你错了,如果没有工作的目标,根本就谈不上爱情和家庭。我不能让我的生活庸庸碌碌,所以我必须用工作来填满我的时间,只有这样我才会觉得充实!”

  我忽然发现自己不理解她了。这是爱过的、爱情至上的女人么,于是我的思想走向另一个极端。我冷冷地说:“当工作完成后,当你一个人对着冷冷的电视机,当你一个躺在床上,你还觉得充实吗,难道这就是你一直寻找的生活?”

  茹的笑容立即消失了,神情也变得黯淡。“我已经找过了,但我找不到!”

  看到她软弱的样子,我才缓和下来。原来她并没有想象中的幸福,也许她比我还要空虚,比我更寂寞。我知道她是个要强的女人,但我以前认识的她,还不至于到为工作不顾一切的程序,不过几年不见,有什么不可能发生呢。也许我一直有点恼怒她的离开,所以刚才才会毫不客气地攻击她,而她顿时就溃不成军了,但我发现,我居然并没有为此高兴。过了好久,我又开口了:“我记得你跟一个时装经理要好的,怎么,他不想娶你?”

  茹却摇摇头。“我们已经分开两年了,现在我整天飞来飞去,根本就没有时间定下来。是有个男人爱我,但我可能又要令他失望了,谁会喜欢一个不粘家的女人!”

  我问:“你为什么不留在这里,这里是你的故乡。这里有你的朋友,有喜欢你的人,也有想娶你的人!”

  茹笑着问:“是你想娶我吗?”

  “四年前是的!”我静静地说。

  茹愣住了,她好久才回过神来。“为什么四年前你不说?”

  “因为没有这个机会。我也不知道,我在你心里是什么位置。你跟其他人说笑来往,好像根本不在乎我!”

  茹的脸色越来越沉,忽然两行眼泪流了下来。“其实我一直都在乎你,我这样做就是想知道你有什么反应。我一直都以为是我自作多情、一厢情愿,你知道吧,我甚至傻乎乎地跟母亲说,你很快就会向我求婚了!”

  我似乎觉得脑子“轰”地一声爆炸了,原来我们都一直在虚假的猜测中生活,我觉得很悲哀,眼睛也湿润了,但我一句话也说不出。也许我现在我可以找出许多理由,来为当时的我开脱,说她当时太耀眼,根本对我看不上眼。也许最大的原因是我怯懦,我不应该害怕她的拒绝,因为这也该是爱情中的经历。我现在才明白,她是因为等不到我的表白,所以失望了,才会投向那个时装经理,而那个男人又恰好可以在事业上助她一臂之力。

  茹握住我的手,没有再说话。而我心里开始有种不安,我也没有告诉她,我去年就离婚了。直到话别的时候,我们什么约定也没有,甚至连电话号码都没问,但我看得出来,她跟我有一样的渴望。算了,两个虚假的人注定是要痛苦的。

  我又恢复了平常的生活,周末和女朋友在一起,过着两人世界。偶尔会想到茹,但这并不会影响我的生活,我会照着我的方向走下去的。虽然我还不能确定,跟现在的女友会发展到哪一步,因为别寄予太大的希望,可能生活还好过一些。

  一个月后,我居然在下班的路上又碰到茹。她穿着休闲的裙装,一副容光焕发的样子,似乎经过精心打扮了,跟上次见到的白领扮完全不同。茹见到我,有点诧异:“原来你到这边来上班了,我还以为你还在原来的公司呢?”

  我奇怪地望着她,不知道她为什么说这样的话。我记得上次在机场,似乎跟她提过我的现状,难道她忘记了。“茹,看来我们今天真是巧了,对吗?”

  茹的脸却“刷”地红起来,她瞥了我一眼,有点气恼地说:“好了,我承认我说谎了!”

  “嗯?”我不明白她在说什么,但我心里忽然有种欢喜。

  “为了今天的偶遇,我足足在这条街上走了一个星期!”茹有点不好意思。相对于许多女人来说,茹是个外向的人,也是敢说也敢做的人,但这似乎都不足以让她这么做。

  我微笑着看她,当然,知道她想我,这大概已经足够了。自从上次在机场见过茹后,我经常会想到她,但现在见面了,我却忽然有点犹豫,这该算什么,再续前缘?

  茹轻声说:“其实这四年来,我很少想到你,我都以为忘记了。上个月在机场见面后,我才知道,我根本就不可能忘记你。现在我每天都在想你,你说我是个理智的女人,那只是某个方面,至少我现在就不理智。上个星期我回来,在朋友那儿打听到你的情况,但我不敢打电话给你,更不敢上去找你,因为我知道你已经有个女朋友了!我只好天天在下班的时间在这条街走,希望见到你。”

  我淡淡地说:“你会后悔的,因为我已经不爱你了!”

  “我知道!”茹握住我的手,柔声说,“我只是希望你给我一个机会,也许这件事我四前就该做了。其实现在我都不敢肯定是爱你,我只希望你把我当作一个朋友,不管你是否接受我,我都不会后悔的!”

  “但是我不是你心灵寂寞的驿站,也不是你厌倦飘泊的港湾!”

  茹把我的手握得更紧了。“但我想做你的驿站,做你的港湾!”

  我望着茹,慢慢地摇摇头,松开相握的手,于是我看到茹的脸色变了,似乎有种要下雨的迹象。看到她慌张的样子,我笑笑道:“挽着我的手臂好吗?”

  茹的脸腾地红起来,她低着头了,然后狠狠瞥了我一眼,挽着我的手臂向前走。“刚才你为什么摇头?”

  “我是想说,你的变化太大了,变得不成样子。哪有一个女人这样对男人的,好像连自尊都不要了,你那些女性的矜持呢,那些女性的含蓄呢?”

  茹侧过头看我,眼睛里充满了笑意。“那么,你喜欢吗?”

  “不喜欢!”我坚决地说,因为我一向认为,这些应该是男人做的。其实我说谎了,因为我真的喜欢,就象是刚喝下一杯冰茶水,我全身都觉得清凉畅快。茹就这样挽着我的手臂,一直往前走,我们没有说话,似乎在享受着这种宁静。在一个路口旁,我停下脚步,忽然叹了一口气,问:“你知道我为什么离婚吗?”

  “为什么?”

  我望着那红绿灯好久,才出声了:“因为她说,我爱的是另外一个人!”

本站文章来自互联网

上一篇: 我永远的影子

下一篇: 一生的倾诉